支付宝、微信、百度的小程序新逻辑

支付宝、微信、百度的小程序新逻辑

从小程序运作逻辑的角度上看,其寄生在平台之上,对于平台的引流方面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大有可观。在流量获取成本逐渐走高的情况下,互联网巨头们自然不会放过任何能给自家头部平台引流的机会。 先是微信凭借其强社交属性一手带火了小程序,而后支付宝、百度以及抖音、快手、美团等互联网玩家接连入局,将小程序视为构建头部平台生态的重要节点。毫无疑问,小程序已经蔚然成风。 小程序势头更猛了 历经疫情黑天鹅事件之后,小程序与大众日常生活场景的联系更加密切,另外,越来越多的品牌商纷纷布局小程序赛道。由此,小程序的市场潜能得以迅速迸发。据《2021年度小程序互联网发展白皮书》数据显示,2021年,全网小程序超过700万。 究其原因,最主要还是市场需求不断激增,更多企业对小程序的认知加深,对小程序的开发和运营方面愈发重视。 一方面,小程序成为企业实现低门槛数字化转型的重要工具。小程序本身具备快速开发、便捷分享等特点,一定程度上能够减轻中小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所带来的成本负担。最重要的是能共享微信、支付宝等大平台的流量资源,提高企业数字化运行的质量。 另一方面,小程序成为企业和服务商的重要私域基建。公域流量红利日益萎缩,品牌转向建立自己的私域流量池,纷纷采取小程序与私域流量结合的玩法。事实上,多领域品牌通过小程序与消费者的直连,已经快速实现线上回血。 以微信小程序为例。据“2021年微信公开课”官方公布数据显示,在2020年,小程序的实物商品GMV增长率达154%,各行业商家自营商品销售GMV增长率高达255%。其中,超市、生鲜等零售渠道小程序年增长率高达254%;时尚品牌小程序年增长率高达216%;饮料、食品等快消领域的年增长速度更是高达490%。 不得不说,小程序现已变身成为不少行业在业务上的新增长路径,与此同时,其商业价值也逐渐变得清晰明确。 除此之外,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月,微信月活跃用户达10.07亿,支付宝为8亿,而百度则达6.09亿。支付宝、微信、百度三大平台的流量资源仍旧处于稳定状态,可以进一步猜测,在如今消费场景碎片化趋势之下,附着于这三大平台的小程序或会与日俱增。准确来说,小程序未来的发展势头将会越发迅猛。 新的竞争逻辑 事实证明,微信、支付宝、百度三大平台本身资源充足,目前对小程序的虹吸效应已经显现。 据2021年小程序白皮书数据显示,微信小程序开发者突破 300 万,DAU超过 4.5 亿;支付宝MAU超 6 亿,平台内已有超200 万的小程序入驻。另外2021百度移动生态万象大会公布数据显示,百度智能小程序数量达66万个,MAU达4.2亿。 从各大平台月活数据来看,小程序的发展显然走出了跑马圈地的环节,现今已经到了利用私域流量进行精细化运营的阶段。就现在看来,如何让各企业的小程序在平台上有转化、能变现、高留存才是巨头们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而现在BAT们正在大力整合各路资源,增强生态扩建能力,显然是想通过完善生态,让小程序成为众多企业的商业阵地,最终解决转化及变现等问题。可以预料到,接下来在小程序的后场赛道上,微信、支付宝、百度等互联网平台的博弈重点将转为生态能力的比拼上。 至于在具体的生态扩建方面,支付宝、微信、百度等平台火力大开,积极主动在技术、场景、规则、服务等多个方面除旧更新。而值得注意的是,支付宝和百度偏工具类属性,微信则是强社交属性,本质不同,所以即便是同样专注于生态搭建,三者所崇尚的生态战略侧重点也会有所迥异。 支付宝:资源整合优先 对于支付宝而言,一直想做的是平台而非只是工具,而小程序作为服务载体,其轻量化运行的打法无疑是支付宝用于打造生态化平台的好手段。顺着这样的思路,或许就能更好地解释支付宝大力整合公域资源助推小程序成长的主要原因。 支付宝小程序采用“去中心化为主,中心化为辅”的模式进行流量分发,大开公域流量闸门,以此激励商家自运营增长。迄今为止,这仍是支付宝向小程序商家开放生态的底层逻辑。 一直以来,支付宝都在执着于小程序生态的搭建。早先,支付宝就已将端内的服务产品进行小程序化,比如转账、充值中心等功能,这些应用场景与日常生活联系紧密,用户使用目的性比较强,转化率更为理想。 之后支付宝又经过一系列的产品调整实现全面开放,截至目前,支付宝APP首页开放了搜索框、应用中心、我的小程序等多个入口来支持商家自运营。另外,底部 Tab 栏内测“生活”频道,商家版可直连小程序,让商家更好地达到内容运营的最佳效果,以及快捷地触及用户。 同时,支付宝也将商家与自身的支付生态完成融合,比如商家可直接接入账单分期、花呗等各项支付能力。 不难看出,阿里想要以支付宝小程序为纽带,试图将各方资源串联起来,让支付宝的商业能力有更多新的植入平台。不过,目前支付宝小程序由于缺乏社交场景,在用户留存和后续转化上还有重重难关。 微信:首要革新技术 与支付宝有所不同的是,微信将目光放在技术的革新上,通过技术打造多场景入口,以及全方位适配商家推广和用户使用的链路。 一来,利用跳转技术将小程序与平台内外的各个场景联接起来。目前,小程序可以与微信生态内的二维码、视频号、公众号、企业微信,与微信生态外的短信、网页、H5等实现跳转。 实际情况表明这样的方式对于微信小程序的拉新能力来说的确有不错的提升效果。据2021年小程序发展白皮书数据显示,小程序新增用户入口分布中,通过二维码方式进入小程序的用户有21.7%,而通过公众号的用户有17.7%。 二来,利用技术强化用户体验。2022年3月初,微信小程序内测半屏小程序,根据官方开发文档定义,该功能为“小程序需要打开另一个小程序让用户进行快捷操作时,可将要打开的小程序通过半屏的形态快速拉起。” 结合上述所言,微信小程序目前已经实现了内外生态的跳转,而此次内测的新功能无疑又给小程序跳转路径快捷、高效的体验感又上了一层保险。 微信小程序重视技术的融合并不是在无脑“炫技”,往深度剖析,这是微信小程序从流量到留量思维的转变。 一方面,将小程序当成微信生态的组件,通过跳转疏通与其他生态的通道,共同组成私域矩阵,企图用产品力留住品牌商。另一方面,通过半屏设置增强用户体验感,从而提高用户留存率。种种都是透露了微信小程序在公域流量日渐消殆,忙于稳定留存率的迫切。 百度:服务场景出圈 相比于微信、支付宝小程序,百度智能小程序的声势并不算大,这主要原因与百度平台本身属性有很大的关联。 百度小程序以搜索流量为主,只要关键词优化的效果好,小程序就能够做到快速聚集流量,不过这样的模式也注定了百度智能小程序存有与生俱来的缺陷。百度本质上是搜索工具属性,用户基本是“用完即走”,后期留存和转化乏力。 由此看来,百度小程序发展的要点还是需要放在如何增强用户粘度的问题上。而最近两年,百度正在深化服务场景方面寻找该问题的最优解。 至今,百度智能小程序仍旧以落实服务化为战略重点,打通全服务场景,满足用户看、搜、问、用的需求。为此,百度平台上给智能小程序提供搜索、惠生活等百余个入口,不断给小程序端制造流量输送口,让入驻的品牌商们有更大的转化动力。 另外非常可观的是,据2021百度万象大会数据显示,百度智能小程序入驻服务商达2766个,覆盖271个细分服务领域,涵盖了到店、上门、线上交易等多种服务。场景覆盖面变广,对于小程序的留存量也有一定益处。 值得关注的是,为了进一步强化互联互通的生态环境质量,百度新推出“超导计划”,联合手机厂商共享小程序,让百度智能小程序可以实现跨平台运行。百度小程序的服务场景正在脱离百度平台生态的局限,不断外延。 由此可见,百度智能小程序正基于生态持续强化内部服务场景,延伸平台外部场景。虽说现在百度小程序与微信、支付宝相比稍差一筹,但不可忽视的是,百度强大的搜索流量让小程序在服务场景的深化和落地上有很大的优势。可以明确的是,百度小程序在不同场景的用户沉淀方面还有很大的获取空间。 小结 实际上,支付宝、微信、百度等平台与小程序是双向奔赴。BAT基于头部APP的流量优势,通过资源整合、技术革新、服务场景等方面不断完善小程序的生态环境,强化其商业功能,在吸引更多平台入驻的同时也能实现对头部平台流量价值的深度开发。 就现在BAT的情况而言,通过完善生态提高留存、转化等数值仍是推动小程序整体增长的重要命题。可以预见的是,在流量红利触顶的趋势下,生态已然成为新的战略高地,大平台都在想方设法获取更大的增长机会,这也就意味着支付宝、微信、百度小程序的战况会越发胶着。 ...
阅读更多
明确劳动关系 保护外卖骑手合法权益

明确劳动关系 保护外卖骑手合法权益

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劳动关系案,经苏州劳动法庭审判,认定平台与小蒙存在劳动关系,外卖员小蒙因工伤获得赔偿。苏州劳动法庭终审审结的这起“某用人单位不能以劳动者注册个体工商户为由规避劳动关系案”,也被评为“2021年度中国社会法十大影响力事例”。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以“外卖骑手”为关键词搜索民事案件,相关案由多达1000件,其中劳动合同涉及近300件。外卖骑手的劳动关系认定备受关注。(2022年3月3日《南方都市报》) 近几年,由于外卖平台用工模式复杂而快速演变,导致外卖员劳动关系认定越来越难。2021年9月17日,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发布的《外卖平台用工模式法律研究报告》指出,外卖平台的劳动关系认定率仅1%。劳动关系认定难则会直接影响外卖员在工伤、社保方面的待遇。在此情景下,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这则关于外卖员劳动关系认定案,显然具有积极意义。 此前有媒体报道,美团平台上注册的外卖员中,有近1000万人不是美团的员工,而是属于外包人员。也就是说,以外卖员为代表的网络新业态劳动群体,同美团等外卖平台无直接劳动关系,这会造成外卖员的社会保障、交通安全、职业积累、个人成长等权益无法得到有效保护。因此,外卖员在送外卖过程中,一旦出现事故或纠纷,一些本应该由外卖平台承担的赔偿责任,因为存在认定难等各种问题,最终往往落到了外卖员身上,而相关平台则置身事外。 因为外卖配送时间紧,骑手违反交通规则的事情屡屡发生,相关事故也层出不穷。据媒体报道,2017年上半年,上海市平均每2.5天就有1名外卖员伤亡。2018年,成都交警在1月至7月查处的外卖员违规行驶事件有近万次,事故196起,造成155人伤亡。这些数字的背后,是一个个在风雨中奔波的个体,有的骑手通过保险拿到了赔偿,另外一些则独自咽下苦果。 因此,外卖员的劳动关系,不能只靠法院认定,应该由相关制度进行规范,不能让他们“裸奔”于劳动权益保障之外。当务之急是厘清平台与从业者的用工关系,以达到“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和维护用人单位生存发展并重”的目的。换言之,针对在“互联网+”新业态发展中成长起来的“网络平台+个人”劳动群体,政府在鼓励其发展的同时,还应出台相应的政策与保障制度,引导企业规范用工、促进行业健康发展。比如,应扩大商业保险的覆盖面,对于容易产生交通事故、危险系数高的行业,可以由平台出面与保险公司协商,为从业人员统一购买人身意外险、第三者责任险等,加强劳动保障。 ...
阅读更多
刘强东做本地生活 即时物流挑战美团;王兴反攻电商 快递挑战京东

刘强东做本地生活 即时物流挑战美团;王兴反攻电商 快递挑战京东

京东进军本地生活赛道?有消息称,京东之前曾接触过被业界称为“低价版美团”的联联周边游,并且京东亲自下场成立同城事业部,主打本地生活业务。 京东似乎有意要在本地生活板块大干一场,而凭借京东在市场上深耕多年的实力或许也能成为本地生活赛道有力的竞争对手。 对已在本地生活领域打得火热的美团、阿里以及闪送、UU跑腿来说,京东的入局,又将意味着什么? 一、京东“挑战”美团 超470万骑手的美团多年来在CEO王兴的带领下已成为即时物流赛道上的佼佼者,数据显示,2021全年美团营收为1791亿元,同比增长56.0%。本地生活赛道从来不缺少玩家,刘强东的入局在意料之内也在情理之中。 因为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谁拥有更多的流量,谁就拥有更多拓展业务版图的底气。京东依托其在电商领域深耕多年积攒的流量进军本地生活,凭借配送团队和本地生活服务生态圈或可在即时物流赛道对阵美团配送。 (1)京东+达达 京东打入激战正酣的本地生活市场,不仅是业务扩展的需要,也因为有可以一战的底子。达达作为中国领先的本地即时零售与配送平台,曾先后获得红杉、DST、京东、沃尔玛等基金和战略合作伙伴投资,累计融资金额达13 亿美元。 在达达前不久发布的2021年财报中,2021年总营收为68.66亿元,同比增长78%;京东到家GMV为431亿元,同比增长70.5%;活跃用户数由去年同期的4130万增长至6230万。所以,达达或有足够的本领支撑京东的本地生活业务。 此前,京东成立的专注于家居、零售、本地生活板块的同城事业部,就由达达集团副总裁何剑辉负责。京东与达达的组合早已不陌生,两者一直持续深化全渠道合作,达达也战略承接京东即时零售和即时配送业务。2021年10月,作为京东即时零售业务面向消费者的统一品牌,小时购整合了双方的优势资源和能力,由达达集团全面承接。 (2)京东本地生活生态圈 京东物流:作为刘强东坚持“烧钱”自建的重资产物流体系,京东物流的出现意味着京东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物流基础设施,可以灵活调配市场物流资源。此外,京东物流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后也成功赢得很大一波关注。2021年年报显示,京东物流全年营收为1046.93亿人民币,增长42.7%。2019年京东物流上线迷你仓服务产品“京小仓”,而这也为京东在达达助力下打通即时物流市场增加了竞争砝码。 京东商城:作为中国自营式电商企业,也是京东最主要的业务之一,京东商城成为京东旗下子业务的重要流量入口。在京东APP主页,京东商城已经逐渐打入本地生活业务内部,京东超市、京东生鲜、生活缴费、京东到家、看病购药等生活业务板块几乎占据京东商城频道的半壁江山,或许京东一直都在依托流量入口为进军即时物流市场做准备。 京东科技:科技助力物流与供应链实现数智化升级。京东拥有北京、上海、成都、硅谷覆盖全球的四大研发中心,利用人工智能、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等高科技技术提高全行业的数字化水平。因此,京东在科技支撑下发力即时物流也并非是什么难事。 二、美团“反杀”京东 美团在CEO王兴的带领下也在不断开疆拓土,打入零售电商,入局快递物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对京东的反攻。 美团作为生活物流领域的超级电商平台,从外卖到手机等高附加值产品,美团近年来都在慢慢渗透。不仅是华为、iPhone13等系列电子产品,最近小米集团合伙人卢伟冰也宣布小米跟美团达成合作,在美团上可以买到小米产品,美团负责线下配送。这也在消费者需求不断延伸的背景下,让美团在流量竞争市场又获取了很大优势。 2022年初,王兴实际控股的辽宁美鲜达快运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经营范围增加了快递服务。商流与物流不分家,美团进军快递物流的落脚点也终究没有脱离电商。美团APP底部功能栏已悄悄升级电商入口,足以见证美团积极开拓电商业务新增长曲线的决心。 美团电商内部产品品类齐全,且价格较低,主打下沉市场的意图明显。换句话说,宣称“没有边界”的美团对于电商已不再低调,而这对于以电商成名的京东来说,似乎俨然已形成正面刚的局面。此外,美团APP新插入的洗涤护理、房屋地产、搬家、生活配送、物流快递等17个大的板块已经不再局限于本地服务,而是辐射全国。 对于相对不擅长的异地物流,美团交给了顺丰速运、中国邮政速递物流、中通快递、菜鸟驿站、韵达快递等一些就近的专业物流公司,似乎是有意将熟悉的近场模式过渡到物流业务板块。对于快递,美团则直接与电商入口联通,实现无缝跳转,通过商流带动物流实现了供应者和需求者之间的联动。 京东在即时物流赛道对阵美团,而美团在电商与快递物流领域反攻京东。对于两者来说都是在走出舒适圈,寻求业务上新的增长极。不过,在各自赛道已经遥遥领先的京东和美团,增加赛道后谁又能赢? 三、谁能越过寒冬? 京东的入局无疑是加剧了本地生活领域的竞争。但不可否认的是,京东、美团、阿里已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打下了一片天地,也已经为布局更深入的本地生活市场做好了准备。京东有达达的支持,美团拥有百万骑手大军,阿里在零售、外卖、配送等多渠道加足马力,都在保证自己不掉队的同时冲击行业龙头。 不过,对于专攻区域性即时物流市场的闪送和UU跑腿等小“巨头”来说,似乎已经嗅到了不小的压力与危机。 作为同城即时速递行业一对一急送平台的闪送, 2021年闪送员全年净增长50万人,至2021年年底,闪送员已超过150万人。2021年3月30日,闪送宣布完成1.25亿美元D2轮融资。 闪送能在北京市场站稳脚跟实属不易,这既得益于北京具有庞大规模的高端消费群体,也得益于竞争对手还未形成生态闭环。但随着京东的扩大入局,以及顺丰同城等企业上市,闪送优势还能保持? 此外,不同于在一线城市的闪送,主要专注于河南、陕西等中西部市场的UU跑腿,随着美团、京东,阿里系本地生活服务的扩张,生存空间也遭到挤压。 与美团、京东、阿里本地生活相比,闪送和UU跑腿等区域性即时物流企业在物流基础设施、技术、资本、运力等方面都差距甚远,伴随时效竞争的技术、价格、服务等多元化比拼,闪送和UU跑腿更是优势难显,能否撑过竞争日益激烈的寒冬还需经受市场的残酷考验。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