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民币专题报告:从支付产业链看行业变迁

数字人民币专题报告:从支付产业链看行业变迁

1. 支付产业链的形成及利润分配 从目前个人端非现金支付方式来看(主要包括 C2B 和 C2C),中美支付产业链均以四方清算模式为主。我们以美国“卡支付”历史切入,刨析四方清算模式产生的缘由、四方清算模式下支付产业链的利润分配以及中美非现金支付产业链的异同。我们认为,支付需求永恒存在,未来支付方式和支付载体的变化,以及企业的科技创新,均有可能打破原有产业链的平衡,创造新的机会,包括: 1)以数字人民币为代表的国家主权数字货币,将有可能重塑现有的支付产业链及全球货币格局,我们将通过第二章详述; 2) 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的加密货币,可能会创造另一套支付系统,我们将通过后续报告深入探讨。 1.1. 从“卡支付”历史看支付产业链的发展 从美国“卡支付”发展历程来看,主要经历了四个阶段: 1)商家和消费者形成的两方支付关系; 2)第三方卡组织加入后形成的三方清算体系; 3)清算机构加入后形成的四方清算体系; 4)Fintech 公司逐渐加入支付产业链,形成百花齐放态势。 1920 年代:以大型百货商场和加油站为代表的商家开始发行储蓄卡,以及信用卡的前身“Charge Plate”,用以支持用户先买后付的需求,用户仅能在对应商家使用储蓄卡和“Charge Plate”。同时,20 世纪 20 年代也是美国经济增长强劲的时期,1920-1928 年 GDP 增长达 42%;除了 1920-1921 年的经济衰退外,整个 20 年代失业率基本低于 4%; 居民消费总支出从 1921 年的 558 亿美金增长至 1929 年的 808 亿美金。繁荣的经济促进 了各种商业模式的增长,卡支付方式也在该背景下变得普遍。 1930-1940 年代:零售商、加油站和酒店是“Charge Plate”的主要发行方,“Charge Plate”并不能为商家提升利润,仅用于绑定用户提高粘性。由于这种早期信用卡无法在其他商家使用,灵活性太低,后期部分零售商开始联合发卡,此时便为第一次小型的卡联盟。联合发卡能扩大网络效应,例如用户到陌生的地方旅游,会更倾向于到自己的卡能消费的地方去消费。此时的卡支付模式仅限于用户和商家两方。 1950 年代 Diners Club 的诞生,卡支付进入三方清算模式:Diners Club(大莱卡) 为世界上第一个第三方卡组织联盟,由 Frank McNamara 于 1950 年推出。Diners Club 要求用户具备一定信用水平并支付年费,随后用户在 Diners Club 的签约商家消费时,账单将由 Diners Club 支付,Diners Club 在扣除一定佣金后,每月发送帐单给用户获得回款。此时卡支付正式进入三方清算模式,参与者包括用户、商家和卡组织,其中卡组织负责垫付和清算,现在的 American Express 和 Discover 均属于三方清算模式。Diners Club 与之前的商家联盟主要有两点区别: 1) Diners Club 为第三方机构,解决了支付的双边网络中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支付是一个典型的具备双边网络效应的行业,联盟内的商家越多,用户才愿意使用;而用户越多,商家才愿意接入。Diners Club 花费大量心力同时在商家和用户端进行营销,使支付的双边飞轮开始滚动。 2) Diners Club 是一个盈利机构,而商家联盟仅作用于用户粘性。商家联盟发行的储蓄卡或信用卡没有利息,商家无法从中盈利。而 Diners Club 可以通过年费和交易佣金获得收入。 1960 年代,四方清算模式产生。三方清算模式模式也被称为闭环模式(closed loop model),主要弊端为各个卡组织无法共享商户,彼此存在竞争关系,用户手中往往存在多张卡组织发行的卡,规模效应无法扩大。此外,美国 1927 年发布的《麦克法登法案》禁止银行跨州运营,银行作为发卡机构能够触及的商户被大大限制,而非银行的卡组织缺乏信贷和风控数据,用户逾约风险很难规避。在这样的背景下,以 Visa 为代表的清算 机构加入产业链,四方清算模式正式形成。清算机构是产业链各方妥协的产物,也是人类社会分工提升整体效率的必然结果。三方模式下,各个发卡机构各自为政互为竞争对手,从发卡、收单到清算均独立完成,各个卡组织均为封闭系统,例如,消费者使用 A 银行的银行卡消费,A 银行必然不愿意使用 B 银行的系统进行清算。而清算机构利用自己的网络接纳各个发卡组织形成联盟,将清算环节独立出来,实现了我们如今便捷的跨行交易结算。 在四方清算模式下,清算机构作为平台,同时对接收单机构和发卡行,各个发卡行 可以共享商户,灵活性高于三方清算模式,逐渐成为市场主流。 主要参与者分工如下: 1) 发卡行:负责发卡(C 端获客),相关卡片管理,处理付款/退款流程,客户信用管理等; 2) 收单方:相当于商户的发卡行,负责商户账户的管理,处理商户交易信息等; 3) 清算机构:承接整个支付流程的信息流,实现跨行交易清算; 4) 商户:提供商品和服务。 2000 年以后,越来越多玩家加入产业链,支付赛道形成百花齐放的态势。四方清算模式延续至今,除发卡行、清算机构、收单机构外,中美企业均围绕商户服务和 C 端流量做出创新,进入支付产业链分一杯羹,例如美国的 PayPal、Square 和中国的微信支付、 支付宝等;也有企业另辟蹊径,试图绕开清算机构成立自己的商业闭环,例如 Square 获得银行牌照后,自己发卡并负责清算。 1.2. 支付产业链利益分配 四方清算模式下(刷卡支付,下同),产业链所有玩家的收入均来源为商户支付的 手续费(MDR:Merchant Discount Rate),收入占比银行>收单机构>清算机构。在美 国,每笔信用卡交易的 MDR 大致在 1-3%之间,借记卡的 MDR 低于信用卡。其中清算 机构获得约 0.14%,收单方约获得 0.2%-0.5%,剩余收入归属发卡行。中国支付产业链 (基于银行卡的非现金支付)利润分配与美国大致相似,2016 年《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96 费改”)发布前,商户手续费按照 7:2:1 分配给发卡方、收单方和清算机构;“96 费改”后,每笔交易中,银行最多可获得 0.45%的交易费用、清算机构向发卡方和收单方共收取不超过 0.065%的费用,收单方费用采用市场定价。 从商业模式来说,清算机构作为轻资产平台,盈利能力最强。发卡行虽然收入最高,但为完成 B 端和 C 端获客,成本相对较高;收单机构需要做 B 端获客及硬件铺设,成本也较高。清算机构本质上是一个平台,商业模式的核心为双边网络效应,消费者和商家的飞轮一旦滚动起来,边际成本逐渐变低,规模效应逐渐变强,市场格局向垄断态势演变。我们以 Visa 为例,公司 2017-2021 年经营利润率均超过 60%,净利率在 45%-54% 之间。中国清算机构盈利能力同样强劲,根据银联披露的数据,2017 年收入 226.99 亿 元,净利润 101.08 亿元,净利率高达 45%。 从竞争格局来讲,清算环节最集中。平台天然具备垄断属性,截至 2020 年,美国信用卡业务清算中,CR2 在卡数量上合计占比达 84%;按照消费金额排名,合计占比达 77%。在中国,清算机构被银联和网联垄断,并无其他市场化竞争对手出现。不同于清算机构,美国发卡行的竞争格局分散许多,截至 2020 年按照未清偿余额计算,CR2 合 计占比 28%,CR5 合计占比 62%。而收单方和商户服务商,由于商户和消费者需求的多样性,市场格局均比较分散,存在一定程度的“内卷”。 1.3. 支付产业链的稳定会被打破吗? 支付产业链中资金流是固定的,每个环节的细分市场竞争格局决定了该环节中公司收入和市值天花板。在四方清算模式下,每一个环节都是在整合前一个分散的环节,例如商户服务商帮助商户整合消费者的多种支付方式以及提供一些额外服务,收单机构整合服务商多种渠道所带来的的资金,最后清算机构来整合所有的收单。资金流在每个环节中是相同的,市场竞争格局决定了公司收入和市值的天花板。 由于中国第三方支付被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垄断,我们以美国为例,2021 财年 Visa 和...
阅读更多
河南少林寺进军房地产,4.52亿郑州买地,方丈释永信拥有18家公司控制权

河南少林寺进军房地产,4.52亿郑州买地,方丈释永信拥有18家公司控制权

郑州土地市场来了新买家。4月6日上午,郑州以挂牌方式出让了郑东新区一宗商业、商务用地,河南铁嵩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铁嵩科技”)以底价4.52亿元竞得。 该宗地面积约3.82万平方米,土地用途为零售商业、批发市场、餐饮、旅馆用地、商务金融用地,规划容积率小于1.5,建筑密度小于40%,建筑高度小于24米。 郑东新区管委会2020年12月3日为该宗地量身定制了产业实施方案(下称“方案”),将项目定位为文化产业类,建成后主要业态必须从事文艺演艺、文化展览、文化创意产业办公、酒店及服务型公寓。具体来看,该项目包括一座建筑面积约6000平方米文艺演艺中心,一所面积约3000平方米的艺术展览馆,一个面积约11000平方米的文创产业园区,一家面积约18000平方米的国际五星级酒店,以及面积约19200平方米、可对外销售的服务型公寓。 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关荣雪指出,去年底,河南省提出,实施文旅文创融合战略,同时明确“十四五”时期文旅文创将成为河南省全省战略性支柱产业,因此,本次底价揽地既贴合城市发展目标,也在很大程度上缩减成本。 与地块被底价摘牌相比,摘牌企业铁嵩科技引人关注。天眼查信息显示,铁嵩科技成立于2022年3月22日,注册资本为4.52亿元,经营范围包括数字文化创意软件开发、营业性演出、园区管理服务、住房租赁、房地产开发经营等。 铁嵩科技的两大股东为河南铁投综合开发有限公司和河南沅翰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沅翰实业”),持股比例分别为51%、49%。其中,沅翰实业最终受益人为目前河南嵩山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从股权路径看,释永信持有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少林无形资管”)80%股权,后者持有沅翰实业70%股权。 少林寺官网信息显示,释永信1965年生于皖北,1981年(16岁)出家到少林寺,1987年接任少林寺管委会主任,1999年担任少林寺方丈。 1998年,释永信成立河南少林寺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在其带领下,少林寺开始不断扩大自己的商业版图。经过多年发展,少林寺的业务横跨文化、餐饮、药品、服饰等多个领域,并且注册多个公司和商标。 其中,少林无形资管为少林寺的重要资产之一,也是少林寺商业化运作的重要平台,其股东为中国嵩山少林寺和两位自然人释永信、释永乾,持股比例分别为10%、80%、10%。除了对少林及少林寺自有无形资产进行管理,该公司业务还包括文化艺术交流、武术交流,文化演出及经纪服务,旅游资源及产品的开发,货物和技术的进出口业务等。 自2008年成立以来,少林无形资管先后投资了16家公司,最大单笔投资金额达1600万元,总额近8000万元,范围涵盖茶叶、文化、旅游等领域。目前,少林无形资管投资的公司中仍然存续的有7家,8家被注销,1家被吊销,被吊销的企业为2014年成立的少林中矅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文化产业投资、文化设施建设与项目引进、房地产开发等。 不可否认,释永信推动了“天下第一名刹”的商业化运作,包括通过注册公司和商标,发展“功夫”经济;在淘宝开店、售卖修禅练功用品及迎合年轻人的创意物品,以及对其他寺庙进行托管等。 天眼查信息显示,释永信目前对18家企业拥有实际控制权,如河南嵩顶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河南嵩山少林寺茶叶有限公司等。 在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关荣雪看来,“市场对少林寺文旅产业的评价更多是阐述其趋于商业化,运营模式逐渐走向轻资产化,其实这也是符合市场发展的。”其进一步指出,像少林寺这类传统文化占比较为浓重的文旅产业更加受城市特征的影响,因此少林寺的文旅产业的发展领域覆盖逐渐多元化,但区域性限制的生存与发展特征犹存。 ...
阅读更多